辛集论坛

  • 180-3213-1650
  •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
搜索
和平眼科
猜你喜欢
查看: 4360|回复: 6

三爷系列

[复制链接]

4175

主题

1万

帖子

48万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UID
181
积分
489800
威望
63030 点
金钱
340493 RMB
在线时间
12426 小时
注册时间
2007-2-26
最后登录
2018-5-20

优秀斑竹奖特殊贡献奖终身成就奖

发表于 2007-2-26 14:34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1三爷念经
  
  村子里都传开了,三爷念经念发了,念经能发财,能捞钱?二愣子不信,他要看个究竟,三爷到底怎样念经,念的那门子经。
  
   清晨,太阳露出了红红的脸,朝霞撒满三爷开办的仙桃收购站,三爷忙碌着,迎送着卖桃和购桃的大车小辆,满院桃香四溢,沁人心脾。
  
   二愣子用小车推着四筐大久宝桃,进了院,大嗓门喊:三爷,验我的货!二愣子是借卖桃之机观察三爷念的什么经。三爷顺声扭头看二愣子:到后边去排队去,得有个先来后到啊。二愣子没辙。
  
   当验到二愣子的四筐桃时,三爷把脸一沉:“你小子糊弄我,把筐底的不熟的,个小的统统捡出去。”“三爷,就这么一点,算了吧。”“一丁点也不行。”三爷崭钉截铁,“做买卖可不能耍玄,不能掺杂使假,你叫客户吃了亏,下次谁还敢来?桃农的桃卖不出去,被伤的还是自己,做人做事得讲信用,以诚待人,你说是不是这个理?”二愣子心服口服。
  
   二愣子卖完桃不走。跟在三爷后边帮忙,抬筐,过称。二愣子想,三爷整天忙的脚手不事闲,哪有时间念经。
  
   晌午时分,门口停下一大卡车,下来一东北购桃的小伙子,进门就喊:“坏了,三爷,这趟买卖可叫我赔了。”三爷不紧不慢地说:“说瞎话,我才不信呢,哪一趟少说你得赚两千。”“没有,沈阳南三条果品市场价落了五毛呢。”小伙子分辨道。三爷把他拉到办公室,一台奔四电脑在桌上开着,三爷轻轻按东鼠标,全国果品市场行情一目了然。小伙子不吭声了,红着脸,内疚的说:“三爷,还是那个价,再给我来一车。”“装车。”三爷招呼几个年轻人一哄而上。
  
   二愣子一天跟着三爷,没看出啥门道,日头西斜快落山的时候,二愣子实在憋不住了,问三爷:“都说你念经念发了,你念的那门子经呢?也让俺学一手,三爷哈哈一笑,胡子一抖:“想知道吗?来我告诉你。”三爷用手捂着半个嘴巴,神秘的凑到二愣子耳边,轻轻的说:“不得外传,这经就两个字。”“那两字?”三爷嘟嘟哝哝说了一大串。二愣子愣是一个字没听清,三爷用手拍拍他的脑袋,“你小子自个细细琢磨去吧。”
  
   晚霞撒满大地,照得三爷的收购站一片辉煌,映得那影壁上“诚信”二字金光闪闪。格外显眼,二愣子模着自个的脑袋,好象捂出了点门道。
  
        2三爷照相
  三爷一生最忌讳照相。一辈子压根就没进过照相馆的门。逢年过节,照相的到村上来,东家照“全家福”、西家照“寿辰照”,三爷总是躲得远远的。不知情的叫三爷:“三爷,你不去照相?”三爷立马变脸,两只犍牛眼一瞪:“你少给我提这个,这辈子我就不照那兔崽子营生!”头上好像要长犄角,向你抵去。你说,谁还敢向三爷提照相?
  
   事有凑巧,公元1987年,全国实施办理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制度,16周岁以上的公民都得照相办理居民身份证。村委会的大喇叭里喊着没有照相的人名,赶快到村委会去照相,三爷的名字是喊得次数最多的,可他就是不理你那茬,派出所办理身份证的民警干脆由村干部领着照相师傅找上门来:“三爷,给你照张相。”
   “照相干吗?”
   “办理居民身份证。”
   “就是良民证?”
   “不是良民证,是居民证。”
   “还不是一回事,我这么个糟老头还照什么相?不照!”
   “不照可不沾,这是......”
   “拿出你的不沾我看看,就是不照,能把我枪毙?坐牢?”三爷拍打着腿红头涨脸地发作起来,一口气没上来昏倒在地。
  
   在场的派出所民警和村干部二话没说,七手八脚把三爷送进乡卫生院。当三爷慢慢睁开眼睛看到身边的救命恩人时,他流泪了,向人们倒出了一段伤心的历史——
  
   那是1942年的秋天,日本鬼子正疯狂“扫荡”。一天,五个鬼子到村上来,押着村上人到据点去照“良民证”,三爷那时刚16岁,半路三爷憋得荒,钻进高梁地去方便,被押送的鬼子看见,“当当”两枪,“逃跑的有,死了死了的。”三爷左腿中弹,用手捂着流血的伤口,痛得昏了过去。两个鬼子跑来,拉着、拽着。拖着把三爷弄到据点,照完就扔下不管了。乡亲们轮换着把三爷抬回村,滴滴鲜血洒了一路,那年月哪有钱治伤?三爷的腿从此就拐了。
  
   在那不忘阶级苦、民族恨、血泪仇的年代,三爷给青少年忆苦思甜,“良民相”成了进行阶级斗争教育的好教材。谁知道到1967年,“良民相”又成了三爷要变天的罪证,说三爷保存良民相时想让日本鬼子回来,造反派让三爷“坐飞机”,逼他交代罪行,三爷拍拍拐腿,一字一句地说:“良民相我时保存着,是想让日本鬼子回来算算这笔血帐。”
  
   泪水冲散了批斗三爷的批判会......
  
   今年春上,三爷病逝,村里给他开追悼会,可三爷连张放在灵前的照片都没有。村长在床头的木箱旮旯里找出个红包,捧出了有照片的两个证,一张是在日本鬼子刀枪威逼之下照得“良民相”,一张是前几年在医院病床前照得那张居民身份证相。
  
   村长象捧着一部沉甸甸的历史,把两张带有照片的证放在三爷的灵前......
         3 彩迷三爷
  三爷对福利彩票情有独钟,三爷迷上了玩彩票,并挤身于“玩彩一族”。三爷成了地道的“彩迷”。
  
   每天,三爷总是骑车进城,往返几十里购买彩票。不管刮风下雨,冰天雪地,总是排队等候,三爷乐此不疲。三爷买彩票有个尺度,那就是期期必买,期期不多不少10元,5注。从没落过,光票根就积攒了一大摞,他不丢掉,说是留个纪念。中不中奖三爷不在乎,彩票按期照买不误。
  
   每到开奖,三爷总是带上老花镜,做在电视机前手里拿着彩票,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机里摇奖机跳出的一个个数字。号码。开完奖,三爷总是两手一摊,心平气和淡淡一笑:“看下回的吧”。
  
   三爷真成了彩迷。
  
   “什么‘彩迷’是‘财迷’。有人说三爷想一夜间成百万富翁,三爷贪心,鬼迷心窍。”三爷玩彩,并不懂【博彩密诀】,也不知什么【选号法则】,更不算啥中奖概率。中不中,三爷看的不重,从没有因没中奖而帐然若失。也无欲火中烧之感。有的只是一种责任感,一种对人民的情感。中奖与否并无负担,三爷坦坦荡荡,只当凑个分子。
  
   老伴可不高兴了:“买、买、买!静花那冤枉钱,还不是肉包子打狗—有去无回,白扔。”
  
   一句话惹恼了三爷,:“你那是淡话、混话,人活着得讲个良心,买彩是为有灾有难的人谋福利集资的事,咱可不能干那钻过脑袋不顾屁股,过河拆桥的事。1963年发大水,咱这受灾,东北的棒子,江南的大米,部队的棉衣、棉被送到咱炕头,叫咱度过难关,1976年大地震,没有四面八方的支援,咱有房子住?那才怪呢?咱不能好了疮疤忘了痛啊!做人得有良心才行!”
  
   老伴自知理亏,不再言语。
  
   :“中不中,只当为福利事业添添称,沾不沾,就当为社会添块砖。”
  
   后来,有人说三爷中过大奖,可三爷从没分文拿回家,说是全部捐给了社会福利基金,在贫困山区建了一所希望学校。也有人说三爷大奖小奖从未中过,中没中过?只有三爷心里明白。可三爷买彩、玩彩、迷彩,三爷照旧。每期10元,5注。
  
  
        4 杠头三爷
  三爷活了一辈子,有两大嗜好,一是抽烟,二是抬杠。有人说三爷抬杠是念偏理,也有人说三爷念的是直巴理。甭管三爷念的是什么理,三爷抬杠是出了名的,有时会使你捧腹大笑,有时会叫人苦笑不得,有时会让人尴尬,下不来台,所以就有了杠头这个绰号。
  
  四清工作队进村来,工作队长就偏偏遇上的第一人就是三爷。
  :“大爷,你可好?”
  :“大爷我不渴(可),快入土了还有啥好。”
  :“这老头,你家什么成分?”
  :“我家用粪筐盛粪(成分)啊!”
  :“你是什么阶级思想?”
  三爷不慌不忙回了一句:“我棒子面饼子‘解饥’(阶级),吃饱了什么也不想。”
  :“你真不象话。”
  :“我一个大活人,是不象‘画’。”
  在场的人捧腹的大笑,眼泪都流出来了。把工作队长气得浑身打颤。
  
   为这,三爷被扣上破坏‘四清’的坏分子的帽子,游街批斗,扫街劳改。三爷吃尽了苦头,大会批,小会斗,斗来斗去,竟把乡亲们斗(逗)得哈哈大笑。后来,四清队撤了,三爷的坏分子帽子也就没了。摘不摘帽子三爷不在乎,脾气不改,秉性难移。三爷照样抬杠。乡亲们到觉得,没了三爷抬杠,生活中象缺少了些味道。舞台上生、旦、净、末、丑啥角色都有,现实中三爷是什么角色,没有定论,可没了三爷抬杠,人们倒觉得少了些什么。
  
   割资本主义尾巴那阵子,小分队上门找三爷,不问青红皂白就钻进鸡舍,捉三爷的鸡。:“住手。!”三爷喝声如雷。
   :“养鸡是资本主义尾巴,该割”
   :“什么?”三爷象没听见,来人又重复了一遍。
   :”不管你们是割尾巴还是割鸡巴,要割你们回家割你们自个的巴。我养的鸡你们甭想动我一根鸡毛。谁敢动我豁上这条老命。”三爷顺手抄起了镐头。
  
  “这是上级指示”。
  :“我不管它啥指示,不管你们是上鸡(级)还是下鸡,养鸡就犯法了?满世界的人啥都不干,你们喝西北风去吧。”
   三爷愤愤地说,来人不知是被三爷吓住了,还是被三爷说服了,怏怏溜走了。
   三爷也有窝脖的时候,三爷嗜烟如命,过去抽旱烟,一锅子、一锅子连着抽,后来卷烟一根接一根不灭火。整天嘴角边一闪一闪冒火星子,喷云吐雾。老伴说、劝、骂三爷不听那一套。照抽不停,三爷满有理:抽袋烟似神仙,一会不抽烟就象霜打蔫。
  
   三爷病了,咳嗽不停,胸脯子阵阵作痛,几天后,竟卧床不起,三爷把老伴叫到床前,抖着嘴唇赔礼说:“你根我一辈子,伴了一辈子嘴,抬了一辈子杠,我对不住你了,我这理念偏了,抽烟没的好。。”说完,三爷闭上眼走了。
     三爷走了,但杠头的大名却留在了乡亲们心中。
  
  
        5  三爷入保
  
  三爷做梦也没想到,一场50年未遇的肆虐洪水,把他的养鸡场冲了个净光,连根鸡毛都没剩。洪水冲走了他刚刚下蛋的欢蹦乱跳的5千只鸡,上万斤饲料也被冲走,几吨刚进的鱼粉也随洪水而去,冲走了三爷再扩建鸡场发大财的梦。
  
  几年的积储,几年的辛苦,几年的血汗,就这样一点不剩的被洪水冲逝而去,三爷心凉透了。他后悔,当初不该把鸡场建在低洼处,不该三次把保险所的小王赶走。更不该不听老伴的话把鸡场保险入上。三爷捶胸跺脚,悔恨万千,满眼淌泪。
  
  春上,保险所的小王来,动员三爷给鸡场入保险,三爷脑袋摇得象拨郎鼓,说:“我不花那冤枉钱。”小王耐心的讲入保的好处,三爷耳朵象塞了棉花,听不进去。老伴搭话:“人家说的在理,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,谁能说清不碰上个灾呀害的呀,入了保险才保险哩。”三爷把手一摆,:“去,老娘们家,知道个屁,赶紧拾鸡蛋去。”把老伴支走,三爷想,养鸡这么多年也没赶上啥灾呀害的。要入就得现掏腰包。:“小王,对不起,没功夫陪你了,我得进城拉饲料去。”就这样把小王打发走了。
  
  第二次,小王从前门进来,三爷从后门躲走了。
  
  第三次,小王又来了,把三爷堵在了屋里,三爷没辙,推出老伴当挡箭牌,:“今个我得进城联系销货,有事和老伴谈吧。”说完走了。
  
  三爷想着,百感交集,这么大的损失,三爷我啥时能直起腰啊。唉,后悔、悔恨,又有啥用呢。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,要是有,我三爷非抢着买不可。
  
  :“三爷!”随着喊声,走进一个光着脚丫子挽着裤腿。满身泥水的小伙子。三爷一眼认出——这不是保险所的小王吗?三爷苦、辣、酸、咸涌上心头:“小王,三爷对不住你了。”眼泪溜了出来。
  
  :“三爷,这是哪里话呀!”
  :“你来我这是····?”
  :“三爷,我是给你送保险陪偿金来了,知道你的鸡场受灾情况,特让我把10万元陪偿金给你送来,赶紧恢复生产啊。”
  :“保险我没入啊。”
  :“入了。”
  :"谁入的?"
  :“我入的。”随着话声老伴从外边进来,:“你那次让我当挡箭牌,我就把箭当真(针)了,把保险入上了。”
  :“真的?”
  :“没错。”
  三爷把老伴拽到跟前,围着老伴转了三圈,左看、右看、上看、下看,老伴好象变了一个人似的,三爷对老伴连连作揖,脑袋象捣蒜,要是小王不在场,三爷非双腿给老伴跪下不可....
  
  
           6 三爷进城
  吃罢饭,三爷要进城。老伴给三爷整整衣领,拽拽衣角,把一沓票子塞进三爷的衣兜。用葛针把口袋扎住,还是不放心,嬷嬷叨叨:“如今哪都顺心,就是世面上不平伏。为情你出门俺都吊心,生怕出啥事。”三爷不耐烦:“娘们家,针鼻大的心眼,我又不是三岁孩子,用得着这么调教。”提起书包走了。
  
   村南口,三爷上了去城里的公交车。人很多,很挤。三爷站立着挤夹在过道里,:“大爷,你座。”一小伙子给三爷让座。三爷连忙道谢。再三推让,三爷只好落座,心想:世上还是好人多啊!汽车颠簸使三爷有了一丝困意,他眯缝着眼养神,似睡非睡。
   “吱”汽车刹车,上来二男一女,二男一胖一瘦,一高一矮,细高个尖嘴猴腮的脸上架一副大变色镜。矮个子胖胖的象个碌碡。那女的描重重的眉,红红的嘴唇。烫一头蓬松的卷发,忧如那细细的树枝上搭起的老鸹窝。浑身的香气弥漫着整个车厢。
  
   这三人是进城?出差?购物?都不是。空着两手,只是每个人胳膊上挎一风衣,大冷天,不穿在身上,怪?三爷眯缝着眼,对这三个不速之客进行着扫描、聚焦。定格。
  
   透过拥挤的人缝,三爷看到胖碌碡把在车门口,瘦猴和老鸹窝晃动着身子往里挤,当那女的斜身擦过那个给三爷让做的小伙子身边时,两指一弹,把小伙子提包里的钱夹牵到自手,麻利的传给瘦猴,瘦猴又详装对火点烟,把钱包转移到胖碌碡手里。这一连串动作,咋眼功夫,就在挎着的风衣掩护下完成了。
  
  :“这伙缺德的盗贼。”三爷暗骂。他想抓住这伙坏旦,他想告诉丢钱的小伙子,可三爷头出门时老伴的话又在耳边响:出门办事别揽事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少一事不如没有事,三爷索性把眯缝的眼闭上了。眼不见为静,但三爷心里翻江倒海般不平静汽车会车,车身猛的往左一闪,车上的人们向右晃身,瘦猴整个身子压在了三爷身上,三爷猛推瘦猴,“没长眼呀!”“老帮子,想找死。”瘦猴站起身恶狠狠地说,声音小的只有三爷能听见“对不起。”这一句,整个车厢的人都挺见了。
  
  “开的这什么车,我们不做了。”胖碌碡大声喝道:“停车!”车停,三人鱼贯溜下车。三爷下意识地摸了摸上衣口袋,:“不好,五百块钱没了?”:“他娘的,狗日的,这伙害人的盗贼!”三爷怒火直冲脑门:“司机,停车!”
  
   车没停稳,三爷拉一把丢钱的小伙子,第一个冲出车门······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680

主题

3329

帖子

100万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UID
3
积分
1002979
威望
38600 点
金钱
918608 RMB
在线时间
6911 小时
注册时间
2007-1-24
最后登录
2015-12-13
发表于 2007-2-26 14:36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是我这儿有乱码,还是都有?
 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4175

主题

1万

帖子

48万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UID
181
积分
489800
威望
63030 点
金钱
340493 RMB
在线时间
12426 小时
注册时间
2007-2-26
最后登录
2018-5-20

优秀斑竹奖特殊贡献奖终身成就奖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7-2-26 14:43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从博客复制的有点乱吗,现在没有了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4175

主题

1万

帖子

48万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UID
181
积分
489800
威望
63030 点
金钱
340493 RMB
在线时间
12426 小时
注册时间
2007-2-26
最后登录
2018-5-20

优秀斑竹奖特殊贡献奖终身成就奖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7-3-18 22:06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[s:2]  [s:2]  [s:2]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4175

主题

1万

帖子

48万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

UID
181
积分
489800
威望
63030 点
金钱
340493 RMB
在线时间
12426 小时
注册时间
2007-2-26
最后登录
2018-5-20

优秀斑竹奖特殊贡献奖终身成就奖

 楼主| 发表于 2008-11-25 17:28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个二秃子,咋不见了呢?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27

主题

342

帖子

324

积分

中尉

Rank: 4

UID
4838
积分
324
威望
324 点
金钱
225 RMB
在线时间
566 小时
注册时间
2008-6-17
最后登录
2015-3-9
发表于 2009-2-8 18:41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  [s:307]  [s:307]    [s:312]  [s:312]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 高级模式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